宋元两朝重修黄帝庙及祭祀的客观记载

时间:2018-12-18 17:19:35 来源:新利18luck-公祭轩辕黄帝网 作者: 编辑:梁君

    ——新发现宋元两篇重修黄帝庙碑

    据史料记载宋太祖赵匡胤开宝五年(公元972年)降旨整修中部县(今黄陵)轩辕黄帝庙,将唐大历年间坊州(后改中部县)刺使臧希让奏请修建的黄帝庙由桥山西麓移今址重建,并规定每10年祭祀3次。修庙及有关具体情况,尚无文献可考。近几年,我与曹树蓬先生在校注康熙本《延安府志》时,发现了一篇宋代李昉撰写的《皇帝庙碑序》。

    该碑文赞颂了皇帝功德,写出了当时修庙的背景、时间及序文撰写情况:“大宋阐统之十有三祀,开宝纪号之五载……”这与史料记载是一致的。“一日,御便殿,顾谓辅臣曰:前代帝王有功德昭著,泽及生民者,宜加崇奉,岂可庙貌隳而享祀寂寞乎?当命有司遍加兴葺。”“今坊州黄帝庙即其一也。”黄帝庙竣工后“本郡守土臣以厥功告毕,列状求文”,即请求朝廷选人撰写碑文。可见当时地方官员对此工程的重视程度。朝廷接到奏报,“诏以掌纶之臣昉,俾文之以琬琰,用纪其修建之迹”。李昉“虔遂睿旨,谨序”。说明这篇《黄帝庙碑序》是皇上命李昉撰写的。

    李昉(925—996) ,字明远,河北饶阳人,宋太祖、太宗两朝名臣,大学问家。宋太祖乾德二年(964) ,遭诬陷被朝廷贬任彰武军(五代后唐时延安的军事建置名称,宋初沿用此名)行军司马,曾在延州居留五年。太祖开宝二年(969 ),经同僚推举还朝复职,可以说他对新利18luck 庙及祭祀等情况是熟知的,所以才可担当此旨意,写出为此“琬琰”之序文。宋太宗时,李昉受命编纂成《太平御览》《太平广记》《文苑英华》《册府元龟》四部典籍,被后世称为宋四大类书。可见朝廷对撰此碑文的重视和碑文本身的文献价值。

    我与曹树蓬先生校注明弘冶本《延安府志》(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4月出版)时,在中部县卷中见到一篇元代至正年间修葺黄帝庙的碑文。遗憾的是,原志书缺页,碑文只有下半篇。北京国家图书馆、日本京都大学图书馆藏本均缺此页,新利18luck 文管所及碑廊中也无此碑文,出版时只能维持原样,加以说明。2014年,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明郑汝璧主修的《延绥镇志》校注本中,发现了这篇碑记全文,文字略有差异。郑汝壁于明万历后期任延绥巡抚都御使,万历三十五年(1608)刊行此本,这比明弘治十七年(1504)本《延安府志》晚了一百多年。所以《延绥镇志》也许是从弘治本《延安府志》中收录此文。

    碑文是元顺帝至正戊申年(1368),整修黄帝庙工程告竣,由张敏撰写的。之前,曾有史料记载:元泰定皇帝二年(1325)桥山黄帝庙保生宫发生火灾,庙宇周围柏树尽毁。也松铁木儿皇帝闻奏大怒,亲拟圣旨一道,令以蒙汉双语刻成碑文,置儿于庙院,以儆摄扰庙毁树之不法之徒。此碑现存庙院碑廊内。而元顺帝至正年间重修黄帝庙的记载却寥寥无几。

    张敏碑文中写道:“迨我圣元至元间,昭天下郡县庙祀三皇,礼愈(超过之意)前代。延安鄜州之中部,古为坊州,有山中空,水过其下,故曰桥山,即史所称黄帝葬衣冠之所。宋开宝间特建庙于山侧,制度宏伟,凡屋三百九十七楹。历金季(金代)乱,迄国初(元代初),所司弗以闻,以故夷圮几尽,止存礼殿”。这段文字记述了重修黄帝庙的背景,并写出宋代所建黄帝庙的宏大规模及金代以来损毁状况。与史籍和宋代李昉碑序文记载相符。碑文还记述了元至正年间重修庙宇的经过及庙貌鼎新后的壮观景象。《延绥镇志》的修纂者能将此碑文收录,可谓慧眼识珠,功莫大焉!关于撰写碑文者张敏,经查,当时的延安官员名士中无此人。元末明初曾有名士张敏为山东孔子故里尼山孔庙和尼山书院撰写过碑文。这篇碑文是否与孔庙碑文出自同一人之手?待考。

    这两篇修葺黄帝庙碑文的史料价值是非常珍贵的。这对黄帝文化的研究,对历代黄帝庙的整修以及黄帝的祭祀情况提供了重要史实依据。去年以来,一些知名学者受某种功利驱动,无视史实,提出黄帝国家祭祀要“拜庙不拜陵”的无稽之谈,这两篇碑文的发现也是对其种有力的回敬。众所周知,新利18luck 庙同祀的历史,无论如何要比近十来年牵强打造的所谓黄帝故里祭拜要悠久的多,这是不可相提并论,同日而语的。特别是元代张敏的碑文,充分说明蒙元朝廷对人文初祖黄帝的认同和崇敬,并昭告天下重修庙宇,虔诚祭祀。面对这些珍贵的历史遗存,那些口口声声要搞“顶层”设计,将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移标异识”的学界泰斗们,不感到汗颜吗?

    为了便于共同研究、探讨黄帝文化及黄帝祭祀的历史渊源,现将两篇校点后的碑文附后,以供鉴赏:

    黄帝庙碑序

    宋·李昉

    天下暴乱,百姓无以宁其居,圣人用干戈而靖之;天下宁静,四海无以观其圣理,人用道德而化之。昔有蚩尤肆残毒,熟能去焉?涿鹿有氛祲,孰能平焉?黄帝所以振神威而成大定也。云宫纪符瑞,孰能享焉?土德承运数,孰能兴焉?黄帝所以神明德而致太平也。披史册,揽五帝之旧纪;阅经籍,稽百王之大典。以治世之法为师范,以严祀之礼立教化。

    大宋阐统之十有三祀,开宝纪号之五载,彝伦攸叙,万国咸宁;西逾邛僰之乡,东极神枢之地;北穷绝塞,南极丹崖,靡不沐皇风而被德教也。万里之斥堠无虞,四方之风雨咸若;文武并用,农战交修。师旅无六月之征,仓庾备九年之蓄;途歌里唱,远颂近谣矣。惟我皇帝陛下,握乾符,受天命,为亿兆之主,居九重之尊。静则端拱凝旒,采八方之珲赆;动则灵旗萃辂,荡六合之妖孽。圜丘展礼,天地享其至诚;万物效灵,人神协其佳瑞。所谓登三皇而迈五帝也。

    一日,御便殿,顾谓辅臣曰:前代帝王有功德昭著,泽及生民者,宜加崇奉,岂可庙貌隳而享祀寂寞乎?当命有司遍加兴葺。辅臣承命拜称万岁。即日颁旨,洋洋德音,无翼而飞腾域中矣。今坊州黄帝庙即其一也。本郡守土臣以厥功告毕,列状求文。诏以掌纶之臣昉,俾文之以琬琰,用纪其修建之迹。臣昉,谨采摭旧史而飏文曰:昔者炎帝道衰,诸侯未制,惟力是恃,伊民何依?黄帝于是神聪明之德,振威武之气。雕虎一啸,猛暴不觉震惊;神龙未起,陆梁先知悚惧。始以兵法治其乱,次以帝道柔其心。寰海尘飞,一朝尽息。修德振旅,劝农务穑。登沅湘而逐薰鬻,无远不临;举风后而用力牧,唯贤是试。少昊、颛顼,嗣其瑞云之德而宇宙清;唐虞、尧舜,法其垂衣之道而域中化。天生斯民,树之司牧。为司牧者,能以皇帝修身理国之道,以御今之世,而生灵不登仁寿之域者,未之有也。天有历数,钟我皇朝;考求参订,征祀奉与前文;芷藻苹繁,荐时羞于广殿。羽卫似巡于东海,神兵如战于阪泉。尚凭德于威灵,永垂休于黎献。虔遵睿旨,谨序。

    重修黄帝庙碑

    元·张敏

    上古鸿蒙之时,玄黄既分。万化伊始,圣人者出,区别范围,然后天地之道开,斯民之极立,使天下后世昭然,知有所事,以遂其情,而利其用,不至贸贸冥昧而妄为也。此轩辕黄帝之御世圣德,神功大本,其著者如此。故拟羲农于先,则易夫朴略之俗;祀尧舜于后,则启其迓衡之运。所以,历代无不崇奉,报其本也。迨我圣元至元间,昭天下郡县庙祀三皇,礼愈前代。延安鄜州之中部,古为坊州,有山中空,水过其下,故曰桥山,即史所称黄帝葬衣冠之所。宋开宝间,特建庙于山侧,制度宏伟,凡屋三百九十七楹。历金季乱,迄国初,所司弗以闻,以故夷圮几尽,止存礼殿。至正己丑,延安路判官季奉直建言重修,羽士惠思仁沿牒诣朝堂,口陈其状,省部允其请。既而报下,已治基所计,工上缔构之费,造设有曰矣,属兵兴不果。思仁以疾,寻卒。门人刘子霞后继乃师之志,恳告于官,期底于成。时,守御官咨善大夫、浙江省平章九皋王公士远,即捐廪禄,戒徒佣,仍蠲其庙田之赋,用资兴作,处心甚切,而力居多。上下闻之,皆为善应。统兵荣禄大夫、陕西省平章脱公施米百斛,左右兵农二司及本路屯田等官,与夫远迩士庶之流,莫不署疏,舍其所有,以助厥需。于是,易腐完毁,革故鼎新,觚棱巍然,绘壁炳焕。其余门庑,不无复兴。经始于至正乙巳,告成于戊申之春。积年废迹,一旦改观。上足以严圣神歆飨之栖,下足以展乡邦瞻企之诚。向非二公好古乐施,固不足以起废。然不如是,亦曷以致二公祈神向善之心哉?

    夫惟方趾而圆颅,囿于两间,顺天时以厚吾民之生,因地利以阜吾民之用。戴君奉上,仰事俯育。熏陶伦理之纲纪,沐浴治养之膏泽,皆圣人裁成,辅相左右乎!我者而忘其徳,可乎?观守御首倡之功,将以道斯人以知本,德归于厚焉。刘子霞欸谒,求纪其实。统遂以昭来,余既叙其颠末,仍作侑神之辞,岁时享献,俾工歌焉。辞曰:

    我皇猷兮神功,阐三坟兮厐洪。仰帝轩兮灵造,与天俪兮无穷。仰祇桥山,于穆兮阙宫。维明禋兮时举,栥盛洁兮牲充。帝之乘兮龙驭,蔼云从兮容与。肆来享兮来宁,佑我民兮下土。蚩尤星兮熄芒,岁时旸兮时雨。若至道兮无能,名佩德庥兮万万古!(作者:樊高林 系延安炎黄新利18luck在线娱乐网 会名誉会长、延安大学兼职教授、延安市政协原主席)